律师免费热线:13373302280
13373302280
民警为帮助他人逃避强制戒毒伪造其诈骗如何定性
2020-10-06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索琦,男,户籍地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因犯徇私枉法罪,于2017年7月2日被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刑事拘留;同月1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公主岭市看守所。

  被告人王建民,男,户籍地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因犯徇私枉法罪,于2017年7月2日被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刑事拘留;同月1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四平市看守所。

  审理经过

  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以四西检刑检刑诉(2017)18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索琦、王建民犯徇私枉法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薛英民、张冠英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索琦及其辩护人司洋,被告人王建民及其辩护人霍岩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8月5日,徐某被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二年。2016年10月,徐某的母亲董某(另案处理)、父亲徐某1(另案处理)为了让儿子徐某早日从四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回来,通过王某(另案处理)向时任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禁毒大队教导员的被告人索琦先后分两次共行贿人民币九万元。

  在被告人索琦的授意下,王某编造了徐某以办工作为由诈骗一万元的事实,并找来马某(另案处理)作该起虚假诈骗案的报案人,王某作证人,目的是借助该起虚假刑事案件先将徐某从四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解出来,待法院对该起案件判处徐某缓刑,便能使徐某逃避强制隔离戒毒。

  被告人索琦、被告人王建民在办理徐某诈骗马某一案中,明知徐某没有犯罪事实,搜集、制造假的证据材料,使徐某被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以涉嫌诈骗罪于2016年11月8日立案侦查,2017年5月23日,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以四西检刑检刑诉[2017]84号起诉书指控徐某犯诈骗罪向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7年6月26日,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徐某诈骗案时,徐某当庭翻供,称其与马某不认识,有关诈骗事实的供述是公安机关办案人员教的。

  针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公诉人当庭宣读、出示了如下证据:1.书证:干部信息表、揭发检举信、便笺、介绍信及警察证复印件、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探访情况登记表、徐某诈骗案卷宗材料等;2.证人证言:证人王某、徐某、马某、董某、徐某1、郭某、程某、刘某、吕某等人的证言;3.被告人索琦、王建民的供述与辩解;4.电子数据勘验检查笔录、辨认笔录;5.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王某手机电子数据、徐某诈骗案同步录音录像、王某等人通讯记录电子数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索琦、王建民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在侦查工作中,为徇个人私利或私情,利用职权搜集、制造假的证据材料,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其受追诉,以图帮助其通过假案判处轻刑而逃避强制隔离戒毒,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徇私枉法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索琦、王建民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徇私枉法罪的罪名及犯罪事实均无异议。

  被告人索琦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1.指控索琦“授意”王某编造假案帮助徐某提前解除强制戒毒,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不能认定索琦明知马某所报案的徐某诈骗案是虚假案件;

  2.本案根据现有证据仅能认定索琦收受王某送来的3万元,并在案发前予以主动返还,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

  3.索琦虽然利用职务之便在提取徐某笔录的过程中起到了帮助作用并构成徇私枉法罪,但是并没有参与搜集、制造假的证据材料,犯罪情节比较轻微;

  4.当索琦、王建民通过侦查发现徐某具有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新罪而未被司法机关发觉的情况后,主动形成书面“情况说明”附卷,应认定为徇私枉法罪的犯罪中止情节;

  5.综上,请求人民法院在查明本案事实的基础上,认定索琦具有犯罪中止、主动返还赃款的减轻、免除处罚情节及自愿认罪的悔罪表现,鉴于其犯罪情节轻微的实际情况,根据“认罪认罚从轻制度”,对索琦予以定罪免除处罚,或减轻处罚适用拘役刑。

  被告人王建民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1.王建民当庭认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认罪认罚从轻的规定,应当给予从轻处罚;

  2.王建民构成坦白,而且王建民的坦白行为对认定案件事实以及对全案定性有着积极的作用,请求人民法院能够在总体刑期基准刑比照自首的从轻量刑情节对王建民从轻处罚;

  3.王建民是共同犯罪中的从犯,而且是片面帮助犯的地位,其犯罪作用比一般的从犯犯罪作用还要小,请在量刑时给予从轻处理;

  4.王建民涉嫌犯罪的主观过错是根据工作经验猜测索琦想捞人,案件可能存在问题,但对案件是否存在问题其实内心当时也不确认,王建民客观上起到了一定的帮助行为,但是主观过错较轻,构成片面共犯,王建民应该只对自己的片面过错行为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5.王建民在查处徐某诈骗马某1万元假案过程中,在调查阶段尽了一个人民警察应当尽的职责,发现了徐某“缓中缓”的量刑事实,并如实申报,正是因为这一依法调查行为,才使徐某假诈骗一案浮出水面,王建民对徐某前科劣迹的调查事实,对发现本案、认定本案犯罪事实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请求法院酌情从轻处罚;

  6.王建民是初犯,没有前科劣迹,没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其涉嫌犯罪是在履行人民警察职务过程中造成的,而且其没有制止、举报的原因与公安工作对于打处盗抢诈骗犯罪的任务指标压力有关,主观恶性不深,损害后果相对较小;

  7.综上,请求人民法院本着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方针,对王建民减轻处罚,建议在有期徒刑或拘役六个月刑罚以下对王建民做出处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索琦原系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禁毒大队教导员,被告人王建民原系该禁毒大队科员。徐某(另案处理)因吸毒且违反相关规定,于2016年8月5日被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强制隔离戒毒二年。为使徐某能够脱离强制戒毒早日回家,2016年10月徐某的父母徐某1、董某(均另案处理)听从王某(另案处理)的建议,交给王某九万元人民币,再由王某向索琦行贿并请求索琦想办法帮助徐某早日脱离强制戒毒。在索琦的授意下,王某编造了一起徐某以为他人办工作为由诈骗被害人一万元人民币的刑事案件,并找来马某(另案处理)作该起虚假诈骗案的被害人、报案人,王某作为证人出具了虚假证言,目的是借助该起虚假刑事案件先将徐某从四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解出并转为刑事拘留,待司法机关因该起案件从宽处理徐某后便能使其逃避强制隔离戒毒。索琦、王建民在办理徐某诈骗马某一案中,明知徐某并未实施该起犯罪事实却仍然搜集、编造虚假案件材料,致使徐某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6年11月8日被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立案侦查,后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5月23日以四西检刑检刑诉[2017]84号起诉书指控徐某犯诈骗罪向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7年6月26日,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徐某诈骗案时,徐某当庭翻供,称其与马某不认识,有关诈骗事实的供述是公安机关办案人员教的。

  被告人索琦、王建民于2017年7月1日被移送至侦查机关接受处理。

  上述事实,有公诉人当庭宣读、出示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徐某诈骗案出庭笔录,证实本案线索来源是徐某在其诈骗案开庭时当庭翻供,称起诉书指控的诈骗事实不存在,是提审人员教他说的,为的是诈骗案免于起诉或轻判,就能逃避强制戒毒。

  2.户籍信息以及索琦、王建民的干部信息表、介绍信及警察证复印件,证实索琦、王建民的自然信息,均系成年人,符合徇私枉法罪的主体资格,并且索琦、王建民到四平戒毒所提审徐某,是徐某诈骗案的办案警察。

  3.徐某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入所登记表等材料,综合证实徐某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

  4.被害人徐某的陈述,证实在戒毒所取笔录时,王建民在讯问过程中先向徐提问,然后将回答内容说一遍,徐照着再说一遍。从戒毒所回北沟派出所路上,王建民说笔录都记住没有,到时候有录音录像,要是不一样不好办。在北沟派出所取笔录时,索琦进屋问徐记没记住。取完笔录在铁西分局附近饭店吃饭过程中马某也在,王建民说这个事不好办,笔录漏洞太多,分局不一定能签。

  5.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在侦查机关组织下,徐某辨认出索琦和王建民。

  6.证人徐某1、董某的证言,综合证实二人系徐某的父母,王某对二人称可以找索琦帮忙让徐某从戒毒所出来,方法是先找人举报徐某,把案件移送到公安局,徐某就能从戒毒所调到看守所,然后把罪名往轻了整,法院判了之后能提前出来,徐某的父母分两次拿给王某9万元用来向索琦行贿。

  7.证人王某的证言及其书写的便笺,证实王某受徐某父母之托找到索琦后,索琦暗示有其他犯罪可以让徐某从戒毒所出来,并暗示上北沟派出所报案。王某将8万元分二次交给索琦,找来马某作假诈骗案的报案人,给徐某父母写了假诈骗案经过的纸条,让徐某父母探望时告诉徐某以便串通,去强戒所将徐某解回北沟派出所是索琦让王某出的车,又因为徐某和马某不认识,所以安排他们一起吃了饭。后来因为徐某有前科,得判实刑,徐某家不干了,索琦分三次将钱退还给王某,王某又将钱退回徐某父母。

  8.证人马某的证言,证实王某让马某报假案的经过,而马某与徐某并不相识。马某写过两张收条,第一张王某称派出所说这个收条不行随后将其撕掉。第二天王某带马某去铁西公安分局二楼王哥(王建民)办公室,给一张A4纸让马某再写一遍,谅解书是王建民打出来让马某签字按手印。

  9.证人郭某的证言,证实其系铁西公安分局民警。索琦到北沟派出所找郭某说有一个朋友被骗,郭某说那你正常来报案吧。北沟所民警陈文效说有个诈骗案,禁毒大队说有线索要搞,想把材料拿走,郭某就让给他们了,是不是徐某诈骗马某的案子不知道。

  10.证人程某的证言,证实其系铁西公安分局辅警,在戒毒所对徐某提审时笔录是王建民手写的,讯问时王建民告诉徐某怎么回答,然后徐某再回答一遍,徐某自述的时候很少。

  11.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其系铁西公安分局辅警,徐某接受民警讯问之前在北沟派出所门口,王建民对徐某嘱咐徐某怎么说,别忘了,讯问时别说错了,因为讯问室内有同步录音录像设备,说事不方便;谅解书是王建民用电脑打的,刘某帮改的格式。

  12.证人吕某的证言,证实其系铁西公安分局辅警,索琦让吕某和程某到戒毒所提徐某,是王某开的车,取完笔录王建民让带徐某吃饭,当时还有徐某父母、王某,还有两男的不认识。

  13.徐某诈骗案的讯问同步录音录像光盘,记录取笔录时王建民提示徐某作答,索琦向徐某说“得记住”等,这些细节和徐某、刘某的证言相印证,综合证实索琦、王建民明知徐某没有诈骗事实,而帮助制造这起假案。

  14.徐某诈骗案立案决定书、起诉书、刑事裁定书,证实徐某没有诈骗事实而被立案、起诉,受到追诉。

  15.被告人王建民的供述,供认索琦让其去北沟派出所取被害人的材料,一看就是索琦要捞人的案子。

  16.被告人索琦的供述,供认其承认在徐某诈骗案上收王某钱3万元,从建设银行取款返给王某2万现金,微信转1万,还用微信转5000元是为息事宁人。

  17.王某手机电子数据、银行交易记录,证实索琦给王某退还办事钱的记录,分别是2017.1.8.微信转5000元,2017.6.8.微信转1万,2017.6.13.微信转5000元。结合索琦供述返还2万现金,索琦给王某返钱有证据和记录的是4万元。

  18.到案经过、无前科劣迹证明、双开材料,综合证实索琦、王建民均系被动到案,无前科劣迹,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以上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相互吻合一致,足以证明本院认定的事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索琦、王建民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徇私利、私情,共同利用职权搜集、编造虚假证据材料,意图帮助徐某逃避强制隔离戒毒,明知徐某无罪而使他受追诉,索琦、王建民的行为均构成徇私枉法罪。公诉机关指控索琦、王建民犯徇私枉法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鉴于索琦、王建民当庭认罪、悔罪,未隐匿案件关键证据从而避免更严重后果的发生,且索琦在被立案侦查前已将受贿款退回,综上可对索琦、王建民酌情从轻处罚。关于索琦的辩护人提出索琦系犯罪中止,王建民的辩护人提出王建民系从犯、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徇私枉法罪、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第四十五条有期徒刑的期限、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刑期的计算与折抵等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索琦犯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2日起至2018年1月1日止。

  二.被告人王建民犯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2日起至2018年1月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上诉于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审判长李响

  审判员刘成

  人民陪审员张夫奥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杨晶

律师地址:邯郸律师技术支持:律拓科技 Copyright 2020 www.business008.cn 版权所有